• 欢迎访问新浦金350vip
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专家论坛  >  超级盆地的转型与迭代
专家论坛

超级盆地的转型与迭代

2020/2/14 8:50:27   关键字:   来源:[互联网]
  [中国石油资讯中心2020-02-13]
  了解中国油气勘探史的人都明白,渤海湾盆地油气在中国油气版图中的分量。她是一个“金盆子”,无论石油资源量或探明储量、产量,渤海湾都居全国七大沉积盆地首位;她是一个聚宝盆,不仅蕴藏着丰富的油气,还有地热等资源;她位于京津冀腹地,能以最近距离为环渤海湾经济圈“供血”。
  那么,在“大力提升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”的战役中,如何认识渤海湾盆地的地位,她未来还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?
  渤海湾的在哪里?
  “渤海湾盆地是一个聚宝盆,它是中国七大沉积盆地中油气资源最丰富的,是全球公认的超级盆地。”中国石油勘探与生产分企业副总地质师李国欣自豪地说。
  什么叫超级盆地?李国欣说明说,按照国际上通行的评价标准,所谓超级盆地是指油气资源丰富,具有多套烃源岩和含油气系统,多层系立体含油的叠合复合盆地,就油气产量而言历史上曾经产出过50亿桶以上,未来还有再产50亿桶的潜力。
  在整个中国油气版图上,渤海湾盆地的战略地位十分突出。一组沉甸甸的统计数据显示,渤海湾盆地石油资源量、探明储量和目前产量都居全国七大盆地之首;石油地质资源量332亿吨;累计探明储量151亿吨,占全国探明储量的40%;目前原油产量达到约7000万吨,占全国产量的近40%,是全国原油产量最多的盆地。而且纵向含油层系多、跨度大,最深的6000多米,最浅的不到1000米,油气丰度也是世界级的。因此,地质家们常说,渤海湾盆地是一个聚宝盆。
  这样一个聚宝盆又占尽了天时地利优势。渤海湾盆地地处环渤海湾经济圈中心地带,其油气直接保障着东部地区能源供应,有力地拉动着区域社会经济建设。以辽河油田为例,所在地盘锦市油气采掘业、油气相关的石化精细化工行业及装备制造业,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比重为87.9%,加上因油而生的服务业、部分农副业等,油气及衍生行业是盘锦市经济的绝对支柱。因为有了石油,盘锦市GDP在辽宁省一直名列前茅,2018年全省排名第五,人均GDP排名第二。
  不仅是盘锦,天津、东营、濮阳等城市的油气也都是支柱产业。放眼华北大地,油田星罗棋布,炼厂高塔林立,油气管道纵横交织,石油俨然是经济发展的强力引擎。而赫赫有名的“山东地炼”和“河北地炼”也从这里启航。有专家形象地打比方说,在渤海湾,石油打个喷嚏,区域经济就要感冒。
  在目前我国原油产量实现年2亿吨的攻坚战中,渤海湾的贡献就占到1/3以上,其稳产上产意义重大。但渤海湾老油田的高质量发展面临着巨大挑战。总体来说,就是油越找越深、越找越难、越找越劣质。大港油田近年新增三级油气储量中,深层、超深层占比41%,低渗、特低渗占比84.8%,隐蔽油藏占比66.6%。而华北油田一度进入小数点勘探阶段,单圈闭一般小于1平方千米,单油藏储量最小仅为8万吨。近年,多家老油田储采平衡系数都降到了1之下。专家称,这是一个危险信号,表示油田资源接替不足,是“在吃老底了”。
  不仅是找油困难,要把油采出来同样难。这些老油田普遍综合含水高、自然递减高、操作成本高,已进入“三高”开发中后期。以大港油田为例,目前全油田综合含水已高达90%,部分区块甚至超过95%;近五年自然递减高达17%以上,也就是说若不采取措施,只要十年时间,这个400多万吨的油田产量就会降到只剩下60多万吨,整个油田就几乎不存在了。而胜利、大港、华北等油田平均综合含水都在90%左右,一些区块甚至已达到98%。
  “地下的经济可采储量数量和油价紧密联系。”胜利油田总地质师宋明水说。2014年后两三年间,国际油价触底,各油田的可采储量大幅缩水,产量也紧跟着向下走。2013年胜利油田年产量仍在2700万吨以上,此后五六年间,产量持续下调,2018年产量为2341万吨,这还包括了西部区块100多万吨的产量。华北油田历史上原油产量曾达到1723万吨,近些年产量始终徘徊在400多万吨。大港油田产量也是在2016年下滑到近16年来的最低点440多万吨。
  后备资源不足,寅吃卯粮,患有“三高”综合征的渤海湾老油田该向哪里走?
  渤海湾的在哪里?
  “断陷盆地十分复杂,而这种复杂性恰恰是勘探潜力所在。咱们认为渤海湾还大有希翼。”胜利油田总地质师宋明水很有信心。
  对渤海湾,中国石油勘探与生产分企业副总地质师李国欣同样颇为乐观。他表示,首先,原油的探明可采储量接替率虽然降到1以下,但是天然气仍在1之上,未来还可能发现大气田。其次,自然资源部“十三五”全国油气资源评价最新公布结果显示,渤海湾盆地石油地质资源量,陆上217亿吨,海域115亿吨,资源探明率陆上51.9%,海上只有33.3%,这说明盆地特别是海域还有较大的勘探潜力。
  中海油渤海油田近年的发展充分证明了这一点。渤海油田自本世纪以来,一路高歌猛进,从2001年年产量还只有500万吨原油,2010年就冲上了3000万吨的高峰,现在又雄心勃勃地提出2025年年产原油4000万吨的宏伟规划。
  即使是看似已步入暮年的陆上油田,李国欣也认为还有很大的勘探潜力。他表示,同属于超级盆地的美国二叠盆地,曾经年产上亿吨,后因资源不足回落到5000万吨以下,经过100年勘探的老油田似乎去日无多。可是进入新世纪后,油田下部的页岩油气、致密油获得大发展,资源量大幅度攀升,产量快速回到1亿吨,据预测,产量还会上到2亿吨。对比渤海湾盆地,才处于50岁上下的壮年期,谁敢说不会焕发二次青春?
  地质家打比方说,有蛋就一定有鸡。从理论上讲,一个凹陷只要有油气,就一定能找到生油岩,那就一定会有页岩油。从目前的勘探实践来看,大港油田页岩油突破后,在沧东凹陷评估出6.8亿吨的页岩油资源。而在整个渤海湾,冀中、辽西等凹陷都有着高度的相似性,这表明渤海湾蕴藏着极为丰富的页岩油资源。经过多年探索,地质家对胜利油田的页岩油已有较清晰的认识。2019年初,胜利油田页岩油井樊159井大型压裂后,获日油40吨初产,标志着油田页岩油开发开启了新篇章。而辽河油田也已在多个区块发现很好的页岩油苗头。整个渤海湾正处在页岩油大突破的前夜,处处涌动着希翼的火苗。勘探专家指出,2011年以来,渤海湾盆地已进入常规、非常规两类资源全面勘探阶段。
  不仅是页岩油,李国欣表示,因为渤海湾盆地地温梯度高,是个“热盆”,深层温度达200摄氏度以上,工程技术和设备面临难题,所以对于深层的地质认识还远远不够。这些年,“胜利之下找胜利”“辽河之下找辽河”,这些行动都反映出地质家对深层的期待。等工程技术突破后,深层也许又是一个崭新的场面。
  目前,中国石油开展综合勘探,渤海湾的天然气、地热资源都将是希翼所在。特别是中国石油的地热资源占到全国70%,而渤海湾又是中国石油地热集中区域。在该区域,中国石化已以雄安模式为支撑,打造了新能源业务发展增长点。而华北、冀东油田也在地热资源开发上取得了阶段性成果。
  渤海湾的在哪里?
  新年伊始,辽河油田特种油开发企业采油作业2区馆平10井的井场上,4口采用SAGD技术的油井欢快地运转着,单井平均日产高达六七十吨。辽河油田的稠油用常规方式,采收率只能达到35%;而采用蒸汽驱和SAGD技术,采收率则能达到60%,大大延长了油田寿命。近年来,渤海湾盆地老油田坚持理论、技术和管理创新,努力探索转型之路。
  勘探要突破,理论要先行。以前,火山岩是辽河油田勘探的禁区,“因为火山岩被认定没有油!”但是接下来勘探理论创新认为,火山岩也可以成为好的储集层。进入新世纪后,辽河油田对火山岩油藏展开大规模勘探,在黄沙坨、欧利坨子和热河台发现了3000多万吨的储量,建成年产30万吨的火山岩油气田。
  陆上如此,海上更是如此。传统地质理论认为,渤海湾盆地只有石油,没有大的天然气藏。可是地质家创新湖盆成气理论,中海油在渤中19-6气田获高产油气流,目前已探明天然气储量约2000亿立方米,凝析油约2亿立方米,探明油气当量4亿立方米,一举发现了渤海湾有史以来最大的天然气田。
  尽管找油理论不断创新,但从客观上讲,渤海湾盆地剩余油气资源毕竟是定数,靠储量硬支撑已不现实,形势逼人,怎么办?其实,各油田早已开始蹚新路子,那就是转变油田开发方式,靠勘探和开发“双轮驱动”。
  有时一项开发技术就能让一个区块起死回生。2007年时,辽河油田锦16区块的40多口井日产只有61吨,几近废弃。可是采用化学驱后,产量迅速拉升,最高峰时日产353吨,目前采收率达到70%,在全国同类油藏中处于领先水平。辽河油田开发处负责人表示,这一区块是多层系含油,通过调整井网,两年后依次再打开另外两个层系,还可以再开采24年。24年后,通过调整化学药剂的配方,这一区块仍然有潜力可挖。可以说,技术创新无止境,油田寿命不封顶。
  大港油田凭借地震融合、复杂状况油田高精度油藏描述等一系列关键技术,自信地提出,原油产量2020年达到450万吨,2022年达到500万吨并保持较长一段时间稳产。
  在创新勘探理论和开发技术的同时,渤海湾各油田纷纷通过深化改革挤压成本。近年,大港油田精简处级机构2个、科级机构18个,结合“智慧油田”建设,改革成效明显。目前,油田产建成本、油气单位运行成本、员工总量连续3年硬下降。
  胜利油田更是“放出降本大招”。油田企业与工程技术企业合作开发难动用区块,规定:若实现油藏的工业开发,超过预期产量后,利润的60%归工程技术方,极大地调动了工程技术企业降本积极性。2019年,油田盈亏平衡点下降近12美金/桶。
  改革中,必然涉及人向何处去的问题。现在渤海湾各油田纷纷乘“矿权流转”东风,到西部发展自我。辽河油田“走出去”的改革更让人耳目一新:其东部油田项目管理部到浙江油田苏北采油厂实施3年期总承包,使得油田的采油生产运维、作业、集输、消防等队伍陆续进入浙江油田。一位工作人员乐观地说:“品牌和管理输出的发展模式,为辽河油田的持续发展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道路!”
  采访中,渤海湾各油田的许多技术人员对未来持乐观态度。他们说,渤海湾的地下像一座楼,找完了这一层的油气,还有下一层,每层之间也还有没进去过的房间,只要继续创新,未来的空间广阔。渤海油田总地质师薛永安更是底气十足地说:“7年来,渤海油田已上交国家探明优质油气储量约15亿吨,发现三级储量超过26亿吨,可建产能1310万吨。只要在某些政策上稍稍松绑,目前全国原油产量离2亿吨目标的那点差距,咱们渤海油田一家就能补上!
  渤海湾这片让石油人魂牵梦绕的热土上,注定还将继续演绎百年油田的不老神话。
  (雷凤颖、张敬潇、马超参与采访并对本文有贡献。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Baidu
sogou